Select your language close

采访小儿肿瘤学家和惠康基金会临床科学家Karin Straathof

08/29/2018
Dr Karin Straathof
Karin Straathof 医生

在英国,每年有大约30名儿童被诊断为患有 “弥漫型内因性桥脑神经胶细胞瘤(Diffuse Intrinsic Pontine Glioma,DIPG)“,其为儿童脑肿瘤死亡的最常见原因。我们迫切需要为这种疾病的患儿提供新的治疗方法。此次,我们参访了屡获殊荣的Karin Straathof医生,向我们介绍了为什么免疫治疗可能是治疗弥漫型内因性桥脑神经胶细胞瘤等脑瘤的良好选择,而通过化疗和放疗却非常难以做到。

恭喜您荣获由“斯巴克斯(Sparks,英国一所专门为儿科医疗筹资的慈善机构)资助的“西蒙.纽维尔医生Dr Simon Newell)年度早期职业研究员奖”。

非常感谢。我非常幸运,并感到很荣幸。我很高兴,因为这不仅意味着我的工作得到认可,而且对于那些一直教我的人们和与我一直合作的人们来说也很重要。因为这是团队的努力结果。

该奖项与“皇家儿科学会和儿童健康学院”合作,一致认可您的免疫治疗研究可能产生的潜在影响。什么是免疫疗法,它是如何帮助患有癌症患儿的呢?

我们的免疫系统自然地识别外来细胞,将它们捕杀并消灭它们。但由于癌症会影响我们身体自身的细胞,因此免疫系统通常认为这些细胞是友好的”,因此不会攻击它们。我试图通过重新为免疫细胞进行重新编程来识别和破坏肿瘤细胞,同时让我们身体的其他健康细胞不受伤害。这就是免疫疗法 - 通过增强或抑制我们身体的天然免疫反应来治疗疾病。

我们正在研究一种叫做T细胞的免疫细胞。我们想对这些细胞进行修改,使它们在表面产生特殊的分子。这些分子识别癌细胞的特定部分,向T细胞发出信号,指示它们应该将癌细胞捕获并消灭它们。这些分子被称为嵌合抗原受体(CARs),因此免疫疗法被称为CAR-T细胞疗法。

CAR-T细胞疗法已经在患有白血病等血癌的儿童中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果。我的研究探索在患有大脑和神经系统肿瘤儿童身上将免疫疗法作为的新疗法的运用。虽然化疗药物通常不会到达位于大脑中的肿瘤,但免疫细胞很容易进入大脑,因此我们认为免疫疗法非常适合治疗脑癌。

免疫治疗对于脑肿瘤和其它肿瘤是一个最好的治疗方法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它的设计不会伤害儿童的健康组织。我们希望治愈患儿而不引起其他长期副作用,免疫治疗就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现阶段,对于许多患有癌症的儿童来说还不能进行免疫疗法,因为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

我认为免疫疗法将对癌症治疗产生重大影响 - 尤其是儿童癌症 - 因为许多传统疗法会产生不良副作用

例如,放疗和化疗有时会产生副作用,如心脏,肾脏,肺和甲状腺受损,以及大脑发育受损和不育。我认为免疫疗法很有可能解决传统癌症治疗中的这种缺陷。

您是如何开始对免疫疗法感兴趣的?

我一直对研究和临床工作的结合感兴趣。在医学院期间,我修了综合学位,学习了临床医学和生物医学科学,重点是学习细胞,器官和系统如何在人体中发挥作用。

我想专注于儿童肿瘤学,你会真正了解儿童及其家人,因为癌症的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喜欢当一名临床医生,但如果你所能提供的最佳治疗方法仍然对你的某些患者无效,这种情况让人觉得难以接受。而我工作的另一分方面是我正在开发新的,更好的治疗方法来改善这些患者的治疗效果,因此,这样达到了一种很好的平衡。

您最近获得到了“GOSH 慈善” 和 “斯巴克斯(Sparks)”国家研究基金的补助金。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您的研究项目吗?

该资助金正在被用于CAR-T细胞治疗患有罕见的脑肿瘤-弥漫型内因性桥脑神经胶细胞瘤(DIPG)的儿童的研究项目。 弥漫型内因性桥脑神经胶细胞瘤(DIPG)是一种在重要的脑组织周围生长的肿瘤,因此无法治疗。手术通常是治疗癌症的重要步骤,但这并非是最好的选择。目前,尽管针对弥漫型内因性桥脑神经胶细胞瘤(DIPG)患儿更好的治疗方法进行了大量研究,但诊断后的平均存活时间仅为9-15个月。

我们认为将CAR T-细胞疗法应用于弥漫型内因性桥脑神经胶细胞瘤(DIPG)真正地具有潜力,但首先我们需要找到仅出现在弥漫型内因性桥脑神经胶细胞瘤(DIPG)细胞上的独特标记。然后我们可以对T-细胞进行编程以识别这种标记,这样它们只会破坏癌细胞而不会伤害任何健康组织。为此,我们需要研究弥漫型内因性桥脑神经胶细胞瘤(DIPG)的遗传密码,并将其与健康的脑组织进行比较,以找到独特的标记。

我们都是使用捐赠给医院进行研究的样本。如果没有这一研究步骤,我们就无法将T- 细胞安全地导向肿瘤。在拓展为正式治疗之前,我们必须这样做。

补助金对于研究有多重要?

太重要了! 补助金允许你构建一组可靠的数据,以证明你的想法是有效且值得追随的。证明有效性然后你才可以申请其他更大的拨款并进入临床试验。每一步都让我们更接近潜在的新疗法和治疗,并将这些突破带给最需要它们的孩子。

Dr Karin Straathof
Dr Karin Straath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