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your language close

新型CAR-T细胞疗法使治疗白血病的严重不良反应降低

09/03/2019
GOSH小患者奥斯汀及他的家人

近日,一项关于新型CAR-T细胞疗法的临床试验在既往无法治愈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儿童中达到出色结果。该新型疗法被设计为更快地靶向癌细胞并降低不良反应。

CARPALL试验由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GOSH)和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大奥蒙德街儿童健康研究所(UCL GOS ICH)的Persis Amrolia教授和Sara Ghorashian医生共同领导,对与UCL癌症研究所合作开发的一种用于儿童和青年复发性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新型CAR-T细胞疗法进行了研究。

 

利用免疫系统

CAR-T治疗中,免疫细胞(T细胞)经过基因工程改造后在细胞表面表达一种被称为嵌合抗原受体(CAR)的分子,这种分子可以特异性识别癌细胞。新型CAR-T疗法采集患者自身的T细胞进行基因工程处理,使其表达名为CAT-19的新型CAR分子。该方法由UCL癌症研究所Martin Pule博士的实验室开发。对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曼彻斯特儿童医院和伦敦大学医院的14例复发性ALL患者使用了这种新型CAR-T疗法。

该研究的结果已经发表于《自然医学》杂志。接受CAR-T治疗后,14例原本无法治愈的ALL患者中有12例在三个月后治愈,5例患者目前仍保持无病生存状态。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RS)这种严重副作用的发生率降低。

在英国,每年约有400名儿童罹患ALL,尽管大多数患者可以通过化疗和移植等标准治疗治愈,但也有部分患者尽管接受了强度最大的治疗,疾病仍会复发。复发性ALL是英国儿童因癌症死亡的最常见原因,而CAR-T细胞在治疗复发性ALL中显示出巨大潜力。

这项研究由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慈善基金会和英国癌症儿童基金会资助,于20166月启动,在商业化CAR-T细胞疗法Kymriah被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批准前,英国患者已经能在临床试验中使用上这种突破性新疗法。

 

避免危险副作用

实验室实验表明,与其他CAR-T疗法相比,表达CAT-19CAR-T细胞在遇到白血病细胞后能够更好地生长。当患者的白血病已被清除后,血液中仍然存在大量的CAT-19 CAR-T细胞,这使得患者在完成治疗数年后仍能抗击白血病。

接受CAR-T治疗的患者因为免疫系统在对抗癌细胞的过程中过度激活,经常容易发生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这种副作用导致患者需要入院接受重症监护,并可能导致死亡。为了避免这种副作用,CARPALL试验中使用的CAR-T疗法进过特殊设计,比其他同类疗法更快地与癌细胞表面靶点相互作用。这意味着CAR-T细胞仍然可以有效地杀死白血病细胞,但这些细胞对免疫系统的激活较少,因此产生这种严重副作用的风险也降低。接受新疗法的患者没有出现严重的CRS,证实了这种疗法相比于其他CAR-T细胞疗法更具安全性,未来仍然需要在更大规模的研究中证实这一点。

 

参与研究人员

UCL GOS ICH首席研究员、国家健康研究所(NIHR)研究专家Amrolia教授指出:“CAR-T疗法是利用免疫系统的功能来特异性靶向杀灭癌细胞的出色实例。虽然该疗法并非适用于所有人,但它可以为那些已经没有其他选择的孩子们带来希望。我们刚开始试验这种新疗法,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希望可以进一步完善它,使其更安全、更有效。CAR-T疗法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副作用,我们希望通过这项新技术可以降低患者的风险。”

UCL癌症研究所Martin Pule博士指出:“这种新疗法的临床前研究表明,CAT-19 CAR T细胞移植效果更好,我们非常欣慰地看到它在患者体内成功复制。”

来自GOSHUCL GOS ICH的另一位作者Sara Ghorashian医生指出:“这项儿童研究的安全性令人鼓舞。CAT-19 CAR-T细胞具有良好的耐受性,没有看到在其他ALL项目观察到的严重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或神经毒性。高缓解率以及出色的CAR T细胞扩增率和持久性让我们觉得这项新疗法有巨大潜力,有望改善这些患者的结局。”

CARPALL研究也是由JP Moulton基金会资助,并得到NIHR GOSH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和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NHS基金会(UCLH)的支持。这项研究是UCL牵头开展的CAR-T细胞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目前共有9I期研究,包括一项旨在使用相同疗法治疗成年患者的研究。该中心的其他研究旨在将CAR-T细胞疗法扩展到其他癌症。

 

ALL患者奥斯汀的故事

来自英国南希尔兹的10岁男孩奥斯汀在2岁时被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到8岁时,他一共经历过3次复发,并已尝试过所有传统治疗方法,包括放疗、化疗和两次骨髓移植。

他的父亲斯科特说:“当奥斯汀第四次复发时,我们完全崩溃了。我们以为已经用尽了所有最后的选择。后来我们得知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有一项可以让奥斯汀参与的临床试验,并去见了Persis Amrolia教授,这次见面彻底改变了奥斯汀的人生。我清楚地记得那天,Amrolia教授谈论了可能有一线生机,突然间我们觉得看到了奥斯汀和医学的未来。CARPALL试验将提供一种完全不同的治疗方式。”

“奥斯汀很幸运能够拥有这次机会。201610月他在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接受了细胞治疗,当月月底在他生日那天,我们发现这些细胞确实发挥出预期作用。”

“两年半已经过去了,奥斯汀的情况仍然很好。他比以前更强壮,很喜欢玩滑板车,每天晚上都和朋友们在滑板车公园玩。看到他充满精力真是让我们太高兴了。在他隔离期间,在一个房间里待了好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那时他喜欢玩乐高,我们能做的就只是让他在狭小的空间里玩耍。现在令人惊喜的是,他的乐高玩具还盖着盖子,而他的滑板车快磨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