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your language close

采访GOSH国际观摩学者张维华医生

GOSH国际观摩学者张维华医生

来自陕西省咸阳市彩虹医院的主任医师张维华医生,已经在儿科领域耕耘20余年。在2015年攻读重庆医科大学心血管专业博士毕业后,他由普通儿科转到具有挑战性的儿科重症领域。201911月,张维华医生受医院委派,来到英国伦敦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for Children, GOSH)的儿童重症监护科(Paediatric Intensive Care Unit, PICU),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国际观摩学习。

是什么样的契机和原因,您选择来到GOSH进修?

儿科重症领域是极具挑战性、专业压力相对较大,且在治疗患者过程中需考虑因素较为复杂的一个专科领域。在咸阳市参与亚欧儿科高峰论坛的经历曾激发了我想要走出国门去学习,和探求国内国外就儿科重症方面差异性的积极性和好奇心。所以,我一直在等待和寻求赴优秀海外医院进行观摩学习的机会。由我所在的医院和英国大使馆的支持下,我很幸运地了解到GOSH国际观摩的项目并计划在12月圣诞节之前来到伦敦进行进修。

您在GOSH的一个月中,主要的工作是什么?有什么样的收获?

GOSH学习的一个月,和我的期待差不多。观摩学习导师是 GOSH儿童重症监护室的主任Joe Brierly医生。 我们主要的工作和观摩都是在PICU进行的。科室有时间表,都做好了每日和每周的工作以及学习安排。和国内不同,这里PICU的交班工作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医生团队就患者的病情变化和化验结果来进行交及讨论。第二部分就是查房,由护士来分享患者的护理状况及是否有特殊情况。

每日交班后,科室还安排了方式多样的学习和临床病例交流活动。我们可以看到真实的病例资料,并可以学习这里的团队是如何管理每个患者的。我们还会去到GOSH的临床模拟中心做相关心率复苏 (CPR)、心律失常情况的培训。另外,GOSH 还会请到其他国家的专家来做分享。比如,我们科室有请到美国波士顿的专家来就体外膜肺氧合 (ECMO)的研究进展进行讲座。

您有感受到一些中英医疗的差异吗?

相比与中国的患者数量,GOSH的患者数量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多。由于合理的分级诊疗和预约制度,也让GOSH拥有充足的资源和精力来让人文关怀发挥强大的作用。

医生需要面对的往往不只是一个患者,而是一个家庭。医生要做的也不只是对患者进行诊疗,更重要地也是和患者的家人进行有效的沟通。特别是在儿童重症科室,针对很多罕见病或者重症的孩子,当危生命的时刻出现的时候,医患关系就变得特别尖锐。作为医生,我们非常渴望能够诚实地和直接地和家长沟通,告诉家长一些真实的情况,让他们能看清孩子未来和生活质量,不用白白花费心血。

GOSH,我看到在患者的治疗过程中,家长的参与度非常高。对于我们无法挽救生命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来说,临终关怀,也可以说是姑息治疗,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过渡服务。它能够尽量让家长能够有一个接受的过程。GOSH 拥有英国最大的儿科姑息治疗团队,与多学科团队和患儿的家人密切合作,根据每个儿童和家庭的需要而提供个性化的护理。我个人认为我们中国的医院在这一块,还需要加强探索和发展。

另外,我还观察到GOSH所使用的EPIC患者系统很先进。每个患者都有的编号,其所有的检查结果、医嘱、会诊记录都可以很方面地在线适时搜索和查阅到。这有效地提高了信息获取的便捷度以及医护人员的工作效率。

在医疗团队沟通方面,也许是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原因,我发现GOSH的交班形式很多样,氛围比较轻松,比较尊重个性化。同事的态度很随和和幽默,能够把自己的真实的意思表达出来。给出的意见也很实际和直接。但是,国内的表达就相对比较含蓄,且形式也比较很正式和严肃,往往是一个人讲,其他人听,参与度低,不利于交流和相互学习

喜欢伦敦生活吗?

我非常喜欢伦敦的生活,节奏比较慢。人们很绅士也很有礼貌。特别是这里的公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居住的地方临近伦敦有名的海德公园,里面的环境和氛围很让人放松,心情畅快,让人有更多的思考

另外,这里的人们对自己职业的敬重感也让我很触动。无论是什么职业,比如环卫工人亦或是在地铁门口的发报纸和募捐的人,都很专注自己的事情。在地铁上,人们也都在静静地看书、听音乐。

回国后,您对未来有什么展望?您想对业界同行分享一些什么呢?

每一次的学习都会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和改变。这次来GOSH的观摩学习对我来说是一段难忘的体验和经。回国后,我们会将在GOSH的观摩所思所感做广泛的分享。并结合医院的情况制定一些可行的改良方案,把学习的成果在工作中应用起来。

我也非常鼓励儿科同行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来到不同国家的医院进行观摩和体验、开拓眼界、与优秀的国际儿科同行多多交流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