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your language close

采访GOSH国际观摩学者刘小权医生

GOSH国际观摩学者刘小权医生

来自陕西省咸阳市彩虹医院儿童重症监护科 (Paediatric Intensive Care Unit, PICU) 的刘小权医生,自2005年硕士毕业后,负责PICU的临床工作已经将近15年了。他先后就职于西安市儿童医院、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以及咸阳市彩虹医院。201912月,他刚刚结束了在英国伦敦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GOSH)儿童重症监护科为期一个月的国际观摩学习项目。今天,他将和我们分享在GOSH儿童重症科室的学习经历。

 

是什么样的契机和原因,您选择来到GOSH进修?

从事PICU临床工作近15年以来 ,我一直有进修的打算,希望能进一步提升和突破自己。今年,我所在的医院在英国大使馆的支持下,安排了此次GOSH观摩学习的项目。了解到GOSH是英国最优秀的儿童医院,并且可在对口的PICU科室观摩学习,我就毫不犹豫地参与了。

另外,我本人也对英国的医疗制度和医院管理很感兴趣。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工作经历让我学习了很多香港医疗体制下的知识。思考到香港的医疗体制追根溯源是从英国学习的,我认为此次机会也会帮助我对以前在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学习和经历有更加深入地理解和感悟。

您在GOSH的一个月中,主要的工作是什么?和您的期待一致吗?

GOSH一个月的观摩学习,可以说是超出我自己预期。我开始预想的工作可能主要是查房。来到GOSH后,我发现这边的学术氛围浓厚,学术活动频繁和种类特别多,比如学术报告会、交流会,甚至比香港还多。上课地点很灵活,办公室、休息室都会发生。我还看到无论课程规模大小,每位讲者都很认真对待,让人尊敬。

一般我们早上8:15开始交班,9点参与查房。查房后就会按照时间表,参与学术报告会或病例讨论会。有涉及多学科、影像科、神经专科,都是真实的病例。

其中,让我印象最深还有在临床模拟中心的学习。GOSH的器材能够真实地模仿生命体征,场景也很真,让模拟训练更加有趣味性和参与起来真实性。

您在这一个月中有什么样的收获?您有感受到中英医疗的差异吗?

我在很多方面都有不同的收获。首先是整体体制方面,GOSH这么大的医院,看不到患者排队的情况。英国的分级诊疗制度能够有效地导流患者和合理安排医疗资源,小病可以在社区医院得到解决。GOSH做为英国最高级别的儿童专科医院,这里的医生就可以很专注地治疗危重症患者。由于国情不同,国内三级医院负担很重,医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治疗普通疾病。中国国内现在也在尝试开展预约制,但是这个过程也遇到一定困难和挑战。另外,医患比在GOSH和国内有很大的不同。GOSH拥有400张病床和4000余职工,所以在病例观察和紧急情况的应对方面存在差异。

其次,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查房和交班的制度。在GOSH的儿童重症监护室 (PICU)和心脏重症监护室 (CICU),医生和护士都坐在一起,由医生把情况都详细地给予介绍,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与护理人员进行讨论。查房的工作基本上都是护士来做的。但在中国,大部分都是医生负责查房,护士参与度不高,甚至都不会参与。我认为护士是医生的眼睛,他们的参与无比重要。国内就这一块也在提升,但还没有达到这么大的参与度。

令我感到印象深刻的还有医院的检验设备之全面和系统,能够给患者进行全面的检查和得到准确的诊断,减少无法确诊和误诊的情况。另外,我们在GOSH还观察到诸如移动磁共振这样的设备,我觉得使用这样的可移动设备是个很好的理念,可有效增加设备的利用率。

最后,我还想说说GOSH在文化理念和人文关怀上对孩子和他们的家人本身的关注。无论从医院的环境规划、儿童化的设施设计、儿童文化活动的组织, 还是病房中护理人员和小患者的互动、上千名志愿者的付出,GOSH无时无刻都让人感受到对于每个家庭的关爱。在医院观摩期间,我们还去参观了医院神圣的教堂,让人深深感受到GOSH悠久的历史和医院对不同信仰的尊重。

回国后,您对未来有什么展望?您想对业界同行分享一些什么呢?

我回去后将会把我在GOSH这一个月的所思所感,与医院的同事进行演讲分享。虽然有些差异是国情决定,虽然改变的过程会有困难或比较漫长,但我认为好的东西是值得我们去下决心改变的,努力和国际水平接轨。我希望能够和自己的医院以及团队从一些方面开始,一步一步地尝试改变和提升,比如交班和查房。我相信这也是我们的医院派我出来学习的原因,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我会毫无疑问地推荐GOSH的国际观摩项目。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儿科同行可以来到GOSH,亲身来到这所历史悠久的英国儿童医院,学习和感受这里的特色和文化。进修结束,我们也会和GOSH PICU的导师还有同事保持联系,希望能够有机会邀请他们来中国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