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your language close

庆祝GOSH 基因治疗研究20周年​-英国首个基因疗法患儿庆祝21岁生日

04/10/2021
英国首个接受基因疗法的患儿Rhys Evans

上周,来自英国卡迪夫市的男孩Rhys Evans刚刚庆祝了自己21岁的生日。作为英国首个接受基因疗法的患儿,他在年仅1岁时在在英国伦敦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GOSH)接受了开创性的基因治疗。至此,我们也同时庆祝GOSH 基因疗法研究20周年​。

男孩Rhys Evans,一出生就被确诊患有名为严重联合免疫缺陷(SCID)的罕见疾病。即使最轻微的感染,也会导致他有生命危险。因此,他们被大家称为“泡泡男孩”。在Rhys年仅一岁时,他的父母做出了一个极为勇敢的决定,他们同意让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成为英国境内第一个尝试基因疗法的患儿。父母的选择被证明是正确的。如今,Rhys已经成长为一个健康的成年人,即将开始他的大学生活。

二十多年过去,GOSH已经为超过100名患儿进行了基因疗法,覆盖数十种不同的疾病种类。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危重患儿,甚至被预测难以存活。而基因疗法已经帮助他们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和开展学业生涯。

GOSH,基因疗法最早是由Bobby Gaspar教授和Adrian Thrasher教授所开展的。他们正在研究一种革命性的新型疗法,利用一种改良的无害病毒,将这种基因的有效副本插入患者自己的受体细胞中。 此项早期研究的结果都发生在欧胜基因治疗中心,得到欧胜基金会的支持。

回到2001年,在当时对于像Rhys这样的患者,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难以实现的骨髓移植。Rhys是第一个接受先进基因治疗的孩子。并且在短短几周后,他的免疫系统开始生长。

GOSH,大部分加入基因治疗临床试验的患儿都患有不同种类的严重联合免疫缺陷(SCID)。但近期,从白血病到罕见的遗传疾病等一系列疾病的患者也已经在临床试验中得到了治疗。比如,脊髓性肌肉萎缩症(SMA)和可能导致儿童失明遗传性视网膜疾病- Levers先天性黑蒙。GOSH现在已成为全球基因治疗的卓越中心,是欧洲范围内使用基因疗法治疗患者数最多的医院。

截至2021年,GOSH在基因治疗领域:

  • 共治疗超过120名患儿​

  • 进行20多个临床试验项目​

  • 研究15种儿童疾病

GOSH大部分的开创性基因治疗研究项目都是在扎耶得儿童罕见病研究中心所进行的。该中心将世界开创性的儿科研究项目和临床护理聚集在一处,是世界上第一个专注于儿童罕见病的研究中心。它的投用将大大有助于推动针对儿童罕见病的新颖治疗方法的开发,并帮助更多来自英国和国际的重症患儿。

Rhys as a toddler
Rhys as a toddler

作为多项临床试验项目的领导人,Claire Booth教授最近在ADA-SCID干细胞基因治疗临床试验中取得了可喜的成功结果。Manju Kurian教授即2009年发现大脑紊乱多巴胺转运体缺乏综合症(DTDS)后,他的团队已经帮助开发了一种潜在的基因疗法来治疗这种疾病。

大多数基因治疗的临床试验都涉及‘输液’或注射治疗,靶向于可在血液中治疗的疾病种类 (比如,白血病和SCIDs)。但GOSH对于研究大脑和眼睛部分的直接治疗项目的顺利开展,为数百类罕见疾病打开了治疗的大门,将会影响成千上万的患儿。

 Wiskott-Aldrich综合症——一种罕见的遗传免疫疾病——已经在GOSH能够通过对来自骨髓的干细胞进行基因疗法来进行治疗。然而,GOSH科学家们还正继续研究CRISPR-Cas9分子剪刀是否能提供更便捷有效的治疗。

GOSH所进行的针对儿童白血病的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已经使用CRISPR-Cas9分子剪刀技术对T细胞进行编程,以识别和靶向癌细胞。这项CAR T细胞研究还在进行中,继续挖掘此疗法是否可以用于治疗其他没有可选治疗希望的儿童癌症。下一步,研究人员将探索所谓的 ‘碱基编辑base-editing’是否可以在不切断细胞DNA的情况下,用于修复基因本身。

研究的力量能够真正改变生命。我们为我们的研究团队和临床医生在过去20年所取得的成就感到无比自豪。这一切的实现离不开庞大的团队将这些开创性的治疗方法从实验室的早期发展阶段带到临床患者身上。我们希望这样意义非凡的转化能够继续蓬勃发展,帮助我们能够使用这些技术,来帮助更多的患者。

Mat Shaw, GOSH首席执行官

作为基因治疗和免疫疗法的临床护理专家负责人,Jinhua Xu-Bayford从基因治疗项目的开始阶段,参与至今。她分享道:“我曾经负责免疫学和骨髓移植病房的工作,照顾那些常规治疗失败的SCID患儿。我不会忘记,当我们开始能够为患儿提供基因治疗作为替代疗法并分享给家长他们的孩子可能会有新的治疗方法时的那种喜悦和希望,真是太棒了。”

“我或多或少地亲自给每一个在GOSH接受基因治疗临床试验的患儿提供了注射服务,并见证了这项技术的发展对很多人的生活所产生的巨大积极影响。临床试验是一个庞大的团队合作工作,融合了众多的努力,使来自世界各地的患儿能够接受拯救生命的治疗。我们知道我们必须竭尽全力来帮助他们,我很自豪能成为这个团队中的一员。”